您现在的位置: 教客网 >> 剧本 >> 微电影剧本 >> 正文

校园情感微电影剧本《莫让时间孤单的走》

时间: 2016-10-22 11:44:06 作者: 佚名 点击:

  场景1

  (毕业聚餐中)

  一群即将走出社会的大四学生围在一起,有说有笑的说着自己未来的规划。

  影子:我想成为一名歌手,唱着自己的歌曲,你们现在想要签名的,就赶快啊,等我出名了,后悔可来不及了。

  朋友们(齐声说):这笑话可真好笑

  影子:我可不是说笑哦,我可是不实现梦想不罢休的哦。来,我给大家唱一个。

  (话音刚落,影子就兴奋地一边唱着歌一边跳着舞)

  毕业后,影子到处去试唱,给每一间经纪公司寄音乐试唱带。但却都是了无音讯。

  场景2

  (出租屋里,影子坐在电脑前检查邮件)

  有一间公司发来了邮件,影子兴高采烈的打开邮件,可里面却写着“你的可塑性不强,外形不出众,唱歌技巧不是十分出色。很遗憾,你未能被录取。”

  这一个一个字狠狠的敲在影子心上,大大打击了影子的信心。)

  (然后,影子打开钱包看了看,所剩的钱已不多了,为了生计,影子只好找与音乐无关的工作)

  场景3年会小品

  (面试了无数次,却屡屡遭闭门羹)

  (影子拖着失望的身躯,回到出租屋)(一下子就倒在床上)

  (敲门声)(影子立刻奔去门前开门)

  包租婆:影子啊,怎么找了你那么就都找不着你呢?

  (影子尴尬的笑了)

  包租婆:对了,你看这个星期能把房租交上吗影子:阿姨,很抱歉,我现在有些困难,你看能不能宽限几天,我会尽快交上的

  (话音刚落)

  包租婆:怎么可以这样,你有困难,我没困难吗,交不了就给我退租,我可怜你,谁可怜我。

  影子:很抱歉,求求你就宽限几天,麻烦你,求求你。

  包租婆:唉,真倒霉,这个星期以内,交不了,就给我走。

  影子:哦哦,好的。我会尽快的。

  场景4

  影子:小溪啊,我们都好久没见了,最近怎么样?

  小溪:不错啊,我最近还去了美国度假呢!(自以为是的笑了)

  影子:对了,小溪,其实今天我约你出来,是有些事情想要拜托你的……(欲言又止)

  小溪:哦?

  影子:其实是这样的,我最近生活上有些困难,你看你方不方便借我……

  小溪:哎呀,怎么办呢?我度假回来,用了些钱,也没什么空余的钱了。

  影子:哦哦,这样啊,没关系,我

  小溪:哦,对了,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些事情,我要先走了,对不起哦,下次下次聊,你有困难,这顿我来请。(略带鄙视之情)

  (小溪扔下了咖啡钱,转身就离开了)

  阴阴暗暗的咖啡馆里,只剩下孤独无助的影子)(背景音乐是叶子)

  场景5

  铃铃铃…(来电显示是妈妈)

  影子:喂

  妈妈:影子啊,你最近是怎么的啊,怎么都不给家里打电话啊

  影子:最近有些忙,我…

  妈妈:忙是借口吗,那么大就不要让家人担心嘛

  影子:哦哦,对不起

  妈妈:是不是碰到困难啦,我就说你啊,读什么音乐,你看,现在找工作是不是很难啊,你以为谁不会唱歌啊,真是的

  影子:就是啊(带着尴尬的声音)

  妈妈:我给你寄生活费吧,唉,真是长那么大不给家里钱还得家里给你钱

  影子(委屈的哭了):对不起啊对不起

  妈妈:就会哭,哭能解决问题吗

  场景6

  影子做在窗台上,看着这忙碌奔波的广州,找不到自己的方向,也觉得没有人理解自己,在这渺小的房子里却感到无比的寒冷,觉得自己除了无力的哭泣,什么都不能做,甚至觉得在这座大城市里并没有她的容身之处,觉得自己连呼吸的勇气都没有。

  场景7

  (三个月后,在出租屋里)

  (许多医护人员冲进影子的房间,影子泪流满面的躺在床上,身上沾满了鲜血)

  在救护车上,救护人员积极抢救,但生命迹象逐渐减弱

  镜头拉到心脏仪器的显示屏上,慢慢由缓慢波动的曲线,变成一条平整的直线。

  最后整个大屏幕只剩下一条直线,一声哔----------的声音

  场景8

  大屏幕的直线慢慢又恢复跳动,由哔的一声变成连续不断的哔哔声。镜头快速出现了以前的画面,时间回到影子听到敲门声的那一刻

  场景9

  (敲门声)

  (影子奔去开门)

  包租婆:影子啊,怎么找了你那么就都找不着你呢?

  (影子尴尬的笑了)

  包租婆:对了,你看这个星期能把房租交上吗?

  影子:阿姨,很抱歉,我现在有些困难,你看能不能宽限几天,我会尽快交上的

  (话音刚落)

  包租婆:这样啊,好也知道现在很难找工作,特别是你们这些应届毕业生,你们

  也有难处,这样吧,你尽早吧,好吗?(影子听到后心里暖暖的,心里想这个世界其实并不冷漠,世界还是有希望的)

  影子:好的,谢谢你,我会尽快的

  场景10

  (某咖啡馆)

  影子:小溪啊,我们都好久没见了,最近怎么样?

  小溪:不错啊,我最近还去了美国度假呢!(洋洋得意的笑了)

  小溪:对了,这是给你的礼物。(从包里拿出了一份包装的非常精美的礼物)

  影子:哇,谢谢。(接过 礼物)

  (犹豫了一下)

  影子:对了,小溪,其实今天我约你出来,是有些事情想要拜托你的……(欲言又止)

  小溪:怎么呢

  影子:其实是这样的,我最近生活上有些困难,你看你方不方便借我……

  小溪:你看你需要多少,不过因为我刚好度假回来,用了些钱,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我一定会帮你的。

  影子:哦哦,真的很感谢你,你看能不能借我500元左右

  小溪:没问题啊,谢什么,我们那么久的朋友了,互相帮忙嘛

  (影子哽咽了,眼睛红红的,什么话都说不出,只是觉得有那么多人支持自己,自己绝不能放弃)

  小溪:别想那么多,什么困境都能走出来的,困难总会克服的,今天出来是来放松的,开心点(一边给我的咖啡加糖,一边笑着说)(背景音乐为最初的梦想)

  (影子喝着咖啡,嘴里是甜的,心里也是甜甜的,暖暖的)

  场景11

  铃铃铃…(来电显示是妈妈)

  影子:喂

  妈妈:影子,最近过的怎么样啊,很忙吗,怎么都没有给我打电话呢?

  影子:哦,对啊,有些忙

  妈妈:是哦,有没有好好吃饭,有没有休息好啊?

  影子:怎么啦?声音怪怪的,有什么事吗?很累吗?(影子打断了妈妈的话)

  影子:没有啦,你别担心,

  妈妈:累了,受苦了,要跟我说啊,有困难了就给我打电话,对了,我给你寄了些生活费,不够再跟我说。

  影子:不用给我寄生活费了,我…

  妈妈:没事,妈妈也不怎么用钱,你刚出来工作,又是学音乐的,肯定会有需要用到钱的地方

  (影子终于忍不住了,放声大哭,一边哭一边说)

  影子:对不起,我都那么大了,还要你操心,不能让你享福,反而……

  妈妈:只要你过得好,妈妈就觉得是最大的幸福了

  影子:其实找工作是碰壁了,也遇到了些困难,心里很难过,有点茫然,不知道该如何走下去

  妈妈:没事的,人生总会经历一些挫折的嘛,风雨总会过去的,累了就回家,苦了就给妈妈打电话诉诉苦,知道吗?

  影子:嗯,(影子已经完全无法说话了,只能静静的听着妈妈的话)

  场景12

  影子坐在窗台上,看着忙碌的广州,虽然觉得毫无方向,心里却暖暖的,影子告诉自己我不可以放弃,不可以辜负别人对我的好,对我的信任。一定要继续加油努力。

  场景13(三个月后,在某录音棚)

  影子:楼老师,今天拜托你了,很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,我会好好唱的。

  楼老师:你的声音很触动我,我相信让你唱这首歌一定很适合,加油啊

  影子:谢谢你(影子进到了录音室,录音系统显示着波动的曲线,最后镜整个画面都显示着波动的曲线。

  场景14

  屏幕显示:用一颗温暖的心去融化这冷漠的社会,多关心身边的人,不同态度会有不同结局,一个笑容或许会温暖人心,改变一个人的人心。

  在彷徨时,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迷失方向时,不要向困难妥协,不要害怕,永远坚信有梦的人就不平庸,只有流过泪才会笑得从容,经过风雨的洗礼才会有彩虹,继续带着梦向前走,梦其实就在乌云的背后。(背景音乐为别害怕)  夜,郑晓文的公寓

  郑晓文从睡梦中惊醒,满头大汗,坐起来,看下表3:05.

  起身,抽根烟,站在落地玻璃旁边,望向窗外。

  突然,他的脸有些痉挛,用手捂住右边胸口,弓着身体,烟掉在了地上。他喘着气从疼痛中恢复正常。

  他用手摸摸左胸口,又摸摸右胸口,姑疑地望向窗外。

  白天,郑晓文公司

  郑晓文处理着文件,一边回想昨天晚上的奇怪现象。

  中午,餐厅年会小品剧本

  郑晓文和同事宋岩相对而坐吃饭。

  郑晓文背后远处是店里壁挂的电视。

  郑晓文:告诉你个邪门的事吧。

  宋岩:不会是哪个美女女鬼爱上你了,天天来找你吧。

  宋岩对着郑晓文身边的座位空气:嗨,美女。

  郑晓文:给你说正事呢,搞什么呢你。

  宋岩:郑大总经理,请讲。

  郑晓文:昨晚上我三点多突然惊醒,但是我没有做梦,就是突然惊醒。然后我胸口疼得厉害,是右边胸口,不是心脏那边。这疼痛只持续了一小会,后来我就感觉好像失去了一件什么东西,而且对我非常重要。到现在为止,我都有种强烈的失落感。

  宋岩:做恶梦吧。

  郑晓文:感觉没有做梦,什么也想不起来。

  宋岩:我是说,你说的整个过程是做梦吧。

  郑晓文想了一下:也许吧。

  郑晓文在吃饭,远处电视的画面慢慢清晰起来,记者报道:今日凌晨三点,从山东青岛开往上海虹桥的G267次列车滑落轨道,目前营救活动正在展开中,伤亡人数正在统计。我们会继续跟进,向大家做现场报道。

  此时,郑晓文的公寓

  清洁阿姨打开门,为郑晓文整理床铺,然后将地上的烟头清理走了。

  郑晓文公司

  郑晓文处理着文件。生活照旧。

  唐静家

  唐静妈妈肖琪:女儿这样,都是你惯的。留张纸条就走了,哪有这样的。

  唐静爸爸唐前卫:女儿都多大了,你还管,你管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!

  肖琪:管到我死为止。

  唐前卫:好好好,只要你愿意,管多久都行。今天中午吃什么?我去买菜。

  肖琪:随便吧,你看着买吧,我就不去了,我想歇会。

  唐前卫:夫人,遵命。

  关门声响起,唐前卫出去了。

  肖琪从屋里走出来,看看窗外,唐前卫走出小区。

  肖琪打电话:喂,静静要去上海了。请管好你儿子。

  郑凯:肖琪,你冷静点,他们都十几年没见了,上海那么大,怎么可能会碰面。

  肖琪:你当然冷静了,你一点也不担心,因为那是我的女儿!我必须得为她负责。

  郑凯:你别闹了,当年你说让我搬走,我不是放弃工作,家乡等等一切义无反顾地走了吗?你还想让我做什么?啊!我告诉你,我受够了,你别再给我打电话了,也请管好你的女儿!

  肖琪冷笑:哼,终于说出心里话了。好,你等着,我要你儿子好看。

  对方啪把电话挂断了。

  肖琪浑身颤抖着把电话挂了。

  郑晓文公司

  宋岩打电话。

  对方:您好,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,请稍后再拨。

  郑晓文出办公室看见:呦,给谁打电话呢?

  宋岩:我一高中同学,说要来上海投奔我呢,现在联系不上了。

  郑晓文:是个美女吧?没见你对哪个同学这么上心啊。

  宋岩:怎么没有啊,我不是对你挺上心的吗?

  郑晓文:得,看在大学一个宿舍的份上,今天就不说你了。待会一起去谈个业务吧。

  宋岩:是杨子那单吧?

  郑晓文:去不去随你便啊。五点老地方。

  郑晓文离开。

  宋岩看着手机,然后将手机放进口袋里。

  咖啡馆

  肖琪:我们长话短说。

  一名三四十岁的男子坐在肖琪对面。男子的脸沉在阴影里。

  肖琪:我只知道他在上海,他叫郑晓文,他父亲叫郑凯,母亲叫林秋,他现在24岁。

  男子:没有具体照片?

  肖琪:没有。

  男子:起价为30万,根据个人情况会增加数额。

  肖琪:我明白,请尽快完成。另外,怎么称呼?

  男子:F

  西餐厅

  郑晓文:这个宋岩,还真不来!

  杨子翩翩走来:郑先生好。

  郑晓文站起来:杨小姐,今天好不漂亮啊。

  杨子:谢谢,

  郑晓文:杨小姐请坐。

  杨子:我待会还有个约会,我只是来打个招呼。我已经决定不与贵公司合作。请您再找寻其他的合作伙伴吧。

  杨子离开。

  郑晓文坐下来用勺子搅拌咖啡。

  宋岩跑来,坐在郑晓文对面,端起郑晓文面前的咖啡一口气喝完了。

  郑晓文看着宋岩。

  宋岩:啊,累死了,终于到了。杨子呢?还没来吗?

  郑晓文不说话。

  宋岩:不会被放鸽子了吧。

  郑晓文:明天早上我希望在我的桌子上看到你的辞职报告。

  宋岩:别介啊,我可是上有老下有小啊,你这样让我怎么活啊。

  郑晓文:少贫嘴。

  宋岩:又吃闭门羹了。

  郑晓文不自然地点了点头。

  宋岩:对于这种冷艳美女,要放下架子,你这个样子,谁见谁反感。

  郑晓文脸色一变:好好想想辞职报告怎么写,我先走了。

  郑晓文要离开,宋岩赶紧拉住郑晓文袖子:郑总,我有补救办法,有补救办法。

  郑晓文假装严肃地:好吧,看在你上没老下没小,孤苦无依的份上,明天早上把补救办法拟成报告,放我办公桌上。

  宋岩:没问题。

  郑晓文:干嘛还不放手啊?

  宋岩:老总,拜托把咖啡结了吧,我上有老下有小啊。

  晚上,郑晓文公寓

  郑晓文回到公寓望向窗外,伸个懒腰。突然低头找着什么东西。

  闪回:昨晚突然胸口疼痛,嘴里的烟掉落地上。

  郑晓文自言自语:难道真的是做梦。

  小学,郑晓文和唐静

  唐静:哥,中午放学等着我啊。

  郑晓文:好的。

  中午。

  郑晓文站在门口等唐静。

  过来一堆男孩:郑晓文,你站这干嘛?等你小女朋友啊?(哄笑)

  郑晓文:不是。

  一堆男孩:那我们一起去抓鱼吧。走吧,别等那跟屁虫了。快。

  郑晓文望望学校里面,一咬牙:走吧。

  郑晓文小学时的家

  敲门声传来。

  郑凯开门:是老唐啊,快,快进来。

  唐前卫:晓文回来没?

  郑晓文应声跑来:唐叔叔好。

  唐前卫:你看见静静没?她到现在还没回来。

  郑晓文一愣立马跑出去了。

  郑凯:你去哪?这小子。老唐,你别担心。没事的,肯定是在哪玩忘了时间了。

  小学门口

  唐静坐在门口,望着前方。太阳把唐静的小脸晒得通红。

  郑晓文跑到学校门口,气喘吁吁。

  唐静看着郑晓文,面无表情。

  郑晓文:对,对不起。我,你,你傻啊!这么晚了就不用等我了啊!真是笨死了。

  唐静哇地哭了起来。

  郑晓文:你别哭了,是我不好,我再也不会这样了,好不好,你别哭了,你哭起来好吓人啊。

  唐静擦擦眼泪:郑晓文,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,哼!

  唐静一溜烟地跑回家了。

  早上上学时,唐静打开门。对面郑晓文也打开门。

  郑晓文:唐静,我们一起去上学吧。

  唐静:哼! 然后自己走了。

  郑晓文从睡梦中醒来。看一下表:2:30

  郑晓文翻身继续睡觉。

  白天 唐静家

  肖琪打电话

  对方:您好,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,请稍后再拨。

  肖琪:老唐,静静电话打不通了。

  唐前卫:怎么会打不通呢?我来打打看。

  唐前卫拨通唐静电话。

  对方:您好,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,请稍后再拨。

  唐前卫:是啊,怎么回事,静静从来不这样啊。

  肖琪:给宋岩打个电话,静静说她去上海找她高中同学宋岩。

  唐前卫:对,静静留的纸条上有联系方式。(未完待续)

分享到:

版权所有:中小学教育资源© 信产部湘ICP备09008668号-4

Copyright 2016-2025 www.jiaokedu.com

本站所有资源来源网络及网友上传,仅供交流研究之用,如侵犯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