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教客网 >> 剧本 >> 微电影剧本 >> 正文

曾经多么美好!微电影剧本《曾经在忆起》

时间: 2016-10-31 14:04:56 作者: 佚名 点击:

  正文:电梯门打开,季瑶从电梯里走出,走进走道最里间的图书阅览室,选了最后排靠窗的位置坐下,戴着白色的耳机,看着窗外,思绪回到一年前。

  【镜头移向窗外,季瑶:(独白)想把所有的甜言蜜语都说给你听,可是,佑,你可听得到?】

  一年前

  场景一 地点:图书阅览室 时间:白天

  季瑶坐在阅览室里,抄完笔记,抬头伸了下懒腰,发现阅览室最后面靠窗的位置上坐着一个穿白色衬衫的男生,戴着白色的耳机,盯着窗外看。

  季瑶整理好书和笔记,起身离开阅览室,经过男生身边的时候,顺着男生的视线朝窗外瞄了一眼,看到窗外只有白云蓝天,疑惑的离开。

  季瑶再一次走进阅览室,发现之前穿白衬衫的少年依旧坐在相同的位置,时不时朝着窗外看。

  季瑶随便选了个位置坐下,开始管自己看书。看了一会儿书,抬头发现男生还是朝着窗外看,也好奇的朝窗外看,发现依旧是蓝天白云,再无其他,只好笑笑继续看书。

  一连几天,季瑶都能碰到男生坐在最后排靠窗的位置,时不时的盯着窗外看。

  场景二 地点:学校食堂 时间:白天

  季瑶和室友打好饭随便选了个位置坐下

  季瑶:(夹了点菜塞进嘴里)最近我在阅览室碰到一个怪人

  晴晴、珊珊:(一脸好奇的看着季瑶)什么怪人?

  季瑶:(咬着筷子,思考状)我也说不上来,总之啊,一个人坐在偏角的地方,盯着窗外看,也不知道他看什么。

  晴晴:(一脸期待)是帅哥吗?

  珊珊:(从自己菜盘里夹了块肉给晴晴)吃你的肉吧,就知道男人,春天还没到呢。

  季瑶只是笑

  场景三 地点:阅览室 时间:白天

  季瑶选了个位置坐下,却发现最后面靠窗的位置空着,季瑶偷偷的看了整个阅览室,发现那个喜欢盯着窗外看的男生并不在。开始猜测男生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。

  一连三天,男生都没有出现

  第四天,季瑶看到那个位置还是空着,就走到那个位置坐下,朝窗外看,看到远处是一个公交站台,三三两两的人等待着公交车的到来。季瑶疑惑的收回视线,摊开书开始抄着笔记。

  林亦佑:你好,打扰一下

  季瑶:(听到声音抬头看,愣住)

  林亦佑:(看着季瑶,挥了挥手)同学,你好,

  季瑶:(回过神来,紧张的站起来)你……好……

  林亦佑:(指了指季瑶对面的位置)这位置有人吗?

  季瑶:没…有……你随便坐

  林亦佑:(拉开椅子坐下)谢谢

  季瑶紧张的桌子上的书,她感觉自己心噗噗的跳个不停。

  她摊开笔记本,假装整理笔记

  林亦佑:(递过一个白色耳塞)你要听吗?

  季瑶闻言抬起头,轻轻的摇了摇头

  林亦佑把耳塞塞回耳朵,看向窗外。

  季瑶假装写了一会儿笔记,稍稍抬起头,看到林亦佑朝窗外看,她也轻轻转向窗外望去,

  林亦佑: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老是盯着窗外看?

  季瑶闻声收回视线,发现林亦佑看着自己,低着头不说话

  林亦佑:(看着轻轻低下头的季瑶):我在看对面不远的公交站牌

  季瑶:(抬头望向窗外,疑惑不解)看站牌?

  林亦佑:很奇怪吗,看着站牌上的人陆陆续续越来越多,当公交车驶过,有些人上车,有些人下车。

  季瑶:为什么?

  林亦佑:秘密。(微微一笑)

  场四 地点:教室 时间:白天

  一位老师在讲台上写下一首诗

  曾经沧海难为水,

  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
  取次花丛懒回顾,

  半缘修道半缘君。

  老师:你们既然选修了《文学赏析》这门课,那我们就从这首诗开始,有谁对这首诗说说自己的想法呢?

  底下无人回应

  老师:(拿出名单表)随便说说,我随机抽个学号怎么样? 09021512

  底下学生纷纷巡视四周,看看所报学号的学生是谁

  老师:(看着下面的学生,从新拿起名单表)学号是09021512的是哪位同学?

  季瑶紧张的低着头,咬咬牙,硬着头皮准备站起来,刚起身一半就听到身后有人回答的声音

  林亦佑:(淡然的站起来)这首诗是元稹的《离思五首》里的第四首,以及他的《遣悲怀三首》都是纪念他死去的亡妻韦丛。我个人不喜欢元稹,他太过风流。在没有娶韦丛之前,20岁的元稹就和母亲远房姓崔的少女恋爱。次年,元稹赴京应试,抛弃了崔姓少女娶了高官之女韦丛,可是韦丛27岁生了场大病就去世了。元稹很多诗篇里都表达了自己对这位妻子无尽的相思之情,并写了这千古名句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,但就在写了《离思五首》和《遣悲怀三首》字迹都未干,他便纳了妾。不得不说,韦丛或许不像他诗篇里那般恩爱,只不过是元稹仕途之路上的垫脚石。崔莺莺没等到元稹的花轿,等来三首诀别诗;韦丛临时之际,元稹与薛涛成双入对;薛涛苦等元稹,终身未嫁。他对崔莺莺说:“幸他人之既不我先,又安能使他人之终不我夺?”他也能对韦丛说:“衣裳已施行看尽,针线犹存不忍开。”

  老师:(鼓掌)这位同学很不错,看来对元稹这位诗人还是挺了解的,那我们一起来看看这首诗。

  季瑶偷偷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最后排的林亦佑,发现对方对自己浅浅的微笑,猛的回头不再看他。

  (镜头切换到林亦佑)林亦佑整节课看着前排偷看自己后又猛然回头低着的模样,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在笑。

  叮铃铃(下课铃响)

  老师:那今天就讲到这,下课吧

  同学各自离开

  季瑶起身回头找寻林亦佑,当看到林亦佑时正要打招呼,一个可爱的女生挽着林亦佑的手,林亦佑和女生一起经过季瑶的身边,季瑶只是朝林亦佑勉强的笑了笑。

  场五 地点:公交站牌 时间: 晚上

  季瑶站在公交站牌,看着远远的公交车缓缓驶来,当公交车门打开的时候,季瑶走上了车,拿出公交卡刷了一下,对方语音提示卡内余额不足。季瑶愣了一下,然后开始找身上的零钱,就在焦急的翻找的时候,有人替她投了一块钱,她抬起头,看到了林亦佑

  季瑶:(整理了衣服)谢谢

  林亦佑:举手之劳,(指着最后排的位置)后面还有两个位置

  季瑶:恩(朝后排位置走去)

  公交车往前加了下速,季瑶撞上林亦佑

  季瑶:对不起,对不起,刚刚车子……

  林亦佑:没关系(朝季瑶伸出手)

  季瑶:(慢慢伸出手)谢谢

  两人坐定位置,季瑶发现林亦佑还抓着自己的手,尴尬的抽回。

  季瑶:上次 文学赏析 课谢谢你帮我解围

  林亦佑:哦,没什么,那时候其他人都在看别人,只有你低着头,我就猜到那个学号就是你,恰巧我又知道那首诗。

  季瑶:你真厉害!

  林亦佑:(笑了笑)对了,你想知道上次的答案吗?

  季瑶:(疑惑)啊?什么?

  林亦佑:(笑道)上次在阅览室,你问我为什么喜欢看站牌上的人。

  季瑶:哦,对啊,为什么

  林亦佑:(指着车内前面坐着的人)你看他们,有退休老人,有学生,有上班族……他们自由的决定着自己要去的地方,但他们最后都会回到一个地方。

  季瑶:回到家

  林亦佑(听到答案,看着季瑶)

  季瑶:他们都会回到一个温暖的家,有深爱他的家人开心的等待着他。

  林亦佑:你的家人一定很爱你吧

  季瑶:(摇了摇头)我不知道,我妈在我七岁那年夏天,半夜拖着行李消失在路灯下

  (画面切换:一个女人把行李扔进出租车的后备箱,坐进了出租车,一个小女孩哭着追着车子跑)

  林亦佑看着季瑶,没有说话

  季瑶:后来我家来了一个很漂亮的女人,身上喷着很重的香水味,带着一个小男孩。有时候,我会觉得他们才是一家三口,而我是那个多余的局外人。不过现在无所谓了,我能自己照顾自己啊。那你呢,(看着林亦佑)

  林亦佑:我啊

  (画面切换:【回忆画面1】一个男:(对着一女的拳加脚踢):你的钱呢,你都藏着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养男人啊,臭婊子!

  小男孩:(哭着抱着女的)不要打妈妈,不要打妈妈

  女的:(搂着小男孩)我赚的钱哪够你拿去赌啊,你有本事打啊,打死我啊,看你找谁要钱去赌。

  男人猛的踢了一脚凳子,摔门而去,女的搂着小男孩。

  【回忆画面2】几个男的踹门而入,一纹身男:(指着抱着男孩的女的)你就是阿彪的老婆?

  女的:(紧紧护着小男孩)你们找谁啊,阿彪不在

  纹身男:嫂子,阿彪欠了我们钱,到现在都没还,找不到他人,只能找你还钱咯

  女的:我没有钱,你要钱你去找阿彪啊

  纹身男:嫂子,看来你今天是不打算把钱拿出来了,那我们自己找(指了指身后的人,屋子里传来东西被砸的声音)

  季瑶:你怎么了?(轻摇林亦佑的手臂)

  林亦佑:(从回忆中回过神来)哦,没什么,突然想到一些事情

  季瑶:这样哦

  林亦佑:下一站到学校了

  场六 地点:校门口 时间 :晚上

  林亦佑和季瑶并肩走在一起

  陈静雅:佑

  林亦佑和季瑶闻声抬头

  林亦佑:哦,原来是静雅啊,你怎么在这

  陈静雅:我打你电话, 你说回来的公交车上了,所以我就出来等你了啊

  陈静雅:(注意到林亦佑身边的季瑶)这位是?

  林亦佑:哦,刚在车上遇到的朋友(转身对着季瑶,指着陈静雅)这位是……

  陈静雅:(立马搂着林亦佑的手)我是佑的女朋友

  林亦佑:(有些尴尬,想挣脱手)你说什么呢

  林亦佑刚想解释,被陈静雅拖着往前走,林亦佑转身对季瑶:我相信你会找到一个照顾你的家人

  季瑶:(掩住失落,笑了笑)你也是

  场七 地点:女生宿舍楼下 时间:晚上

  陈静雅:佑,我到宿舍了,拜拜

  林亦佑:静雅,恐怕以后我不能像今天这样送你到宿舍楼下了

  陈静雅:(震惊的回头)为什么

  林亦佑:我希望以后你不要跟别人说“你是我女朋友”

  陈静雅:为什么,我一直把你当我男朋友的啊

  林亦佑:事实是我们并不是,不是吗

  陈静雅:是因为刚刚那个女生吗?

  林亦佑:静雅,我们可以是一直都是好朋友

  陈静雅:(流着泪)你喜欢她,对不对

  林亦佑:我……

  陈静雅:不用说了,我知道了,佑,晚安。

  陈静雅说完一个人走进宿舍,留下林亦佑一个人。

  场八 地点:教室 时间:早上

  陈静雅看到林亦佑,便朝他跑去

  陈静雅:佑,昨天晚上对不起啊,我不该说那些话

  林亦佑:我

  也有不对的地方。

  陈静雅:希望你还能把我当朋友(离开一会又跑回来)对了,佑,你手机能借我一下么,我手机落在寝室,想发个短信给室友,让他帮我拿下

  林亦佑把自己手机递给陈静雅

  陈静雅接过手机发了一条短信之后还给了林。

  林亦佑:(接过手机)你不是也去那边上课么,一起走吧

  陈静雅:恩

  场九 地点:教学楼 时间:下午

  (叮铃铃,下课铃)

  林亦佑走出教室,陈静雅走到林亦佑边上

  陈静雅:你等一下人家啊

  珊珊:(抱着书)林亦佑?你怎么在这里?

  林亦佑:(林亦佑和陈静雅一起转身回头)你是?

  珊珊:我叫何珊珊,是季瑶的室友

  林亦佑:你好,季瑶呢?怎么没在一块?

  珊珊:你昨天不是发短信约她今天早上在世纪公园见面的吗,她今天一早就出去了,连课都不上了

  林亦佑:我约的她?【画面切换:林亦佑递手机给张静雅】(林亦佑皱眉看了一眼张静雅)

  珊珊:你不知道?

  林亦佑:世纪公园对不对?(转身飞奔下楼)

  张静雅狠狠的瞪了一眼珊珊,也跟着飞奔下楼

  张静雅追至楼下,拦着林亦佑

  张静雅:佑,你不要去,好不好

  林亦佑:昨天是你拿我手机骗季瑶出去的对不对

  张静雅:是!我就是想试试她季瑶到底对你是什么意思。她去赴你的约了,看来她是喜欢你的,你心满意足了啊。

  林亦佑:你简直不可理喻!

  张静雅:我不可理喻,是啊,那你现在是想怎样,去找她吗,

  林亦佑:(指着天空乌云密布)你也看到了,天就要下雨了,你觉得让她一个女孩子冒着雨在公园里傻等,你想过她是什么感受吗!

  张静雅:(狠拽着林亦佑的手):是吗,那你现在是要去找她吗!

  林亦佑:(挣开张静雅的手)我今天才明白,谁才是真正的家人

  林亦佑飞奔远去。

  张静雅失落的蹲下,痛哭

  场十 地点:世纪公园、公路 时间:下午

  林亦佑拦下一辆出租车

  林亦佑:师傅,去世纪公园

  林亦佑拿出手机,不断的拨季瑶的号码,一直无法接通

  出租车堵在市区路上

  林亦佑:师傅,前面怎么了

  出租车师傅:小伙子,现在是下班高峰啊,又下雨,估计要堵好一会啊

  林亦佑:那怎么办,

  出租车师傅:小伙子,没办法啊,大家都堵着

  林亦佑:师傅,那这里下车好了,多少钱?

  林亦佑打开车门,冒雨飞奔

  世纪公园

  季瑶撑着伞独自站在公园门口,不停的环顾四周。

  林亦佑在雨中飞奔,在十字路口,撞上一辆货车,倒地。

  不久听到120救护车的声音

  季瑶继续在雨中等待,这时手机铃声响起

  季瑶:(接起手机)喂(手机滑落,季瑶扔下伞,飞奔而去)

  季瑶在雨中飞奔

  (旁白)有人说,青春是奔流不息的河,而我和你就如同一条河的两岸,曲曲折折,靠近,远离,再靠近,再远离,却始终没有在一起,即使奔到了海底……

分享到:

版权所有:中小学教育资源© 信产部湘ICP备09008668号-4

Copyright 2016-2025 www.jiaokedu.com

本站所有资源来源网络及网友上传,仅供交流研究之用,如侵犯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