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教客网 >> 剧本 >> 剧本大全 >> 正文

电影《尸犯学院》初稿 上

时间: 2017-02-23 14:26:49 作者: 陈然 点击:

  电影《尸犯学院》初稿 上

  --编剧陈然

  QQ:19409691

  微信:18112156878(版权所有,翻版必究,如需电联)

  本人专业定制网大宣传片儿童片校园片等剧本

  淡入

  夜 荒院内

  电闪雷鸣,风起。

  院子的屋内的一口大缸的盖子在一下下剧烈抖动着,一股股烟气从盖子下冒出。

  这时一位白发老人出现在屋内,做起了法,围绕着缸,把一道道符咒上,缸慢慢平息下来。

  老人:(站在院子里,看着夜空,长叹)躲得了初一,躲不了十五,这一天迟早还是要到来的。

  风把地上落叶吹散,吹开了一块石碑,上面写着:尸犯学院。

  出字幕片名:尸犯学院。

  1 日外 校园

  谭力在长廊下看着书,钱光走了过来。

  钱光:这大好时光你怎么能浪费在读书上呢?

  谭力:(笑了笑看了他一眼)那你说,我们干什么才不算浪费时光呢?

  钱光:探险,你听说了吗?鹿婕成立了灵异协会,周末经常去老宅古墓探险。

  谭力:哪个鹿婕?

  钱光:就是那个美女作家,写灵异小说的,她的粉丝很多的。

  谭力:灵异小说?还去老宅古墓?她就不怕惊扰那些鬼魂?

  钱光:这世上还真的有鬼魂?

  谭力:以后带你见识见识?多读读书没有坏处?(谭力把一本书塞给钱光)

  钱光:(胡乱翻着书)为什么我一读书就犯困?

  谭力:因为读书是梦开始的地方。

  这时,不远处有几个女生经过,钱光色迷迷盯着她们。

  钱光:为什么我一看见美女就不困了。

  谭力:因为梦想总会被现实打败的。

  钱光:(神秘地靠近谭力)哎,什么时候,你那本书也给我看看吧,我也学个一招半式的,也好除妖降魔。

  谭力:不可能。

  钱光:小气,真小气。

  钱光的手机来了信息。

  钱光:苏琳回来了,不和你聊了,你读你的书吧。

  钱光离开。

  2日内 宿舍

  鹿婕坐在电脑前,手中翻看着一些古宅的老照片。

  鹿婕在电脑前打着字。

  切画面:一个身穿白衣的清朝格格和一个丫环一起在野外奔跑着,他们突然停了下来,看向身后。

  格格:他们不会追上来了吧。

  丫环:(笑了笑)不会有人追来了。

  格格:那,将军呢?他人在哪?

  丫环:(大笑)你们永远也别想再见了,我这就送你到阴曹地府。

  格格被丫环从背后推到了枯井里,一声惨叫。

  格格的随身护身符掉在了地上。

  切回画面:宿舍。

  苏琳拍了一下鹿婕的肩膀,鹿婕大惊,从梦中醒来。

  鹿婕:(拍着胸口)吓死我了,吓死我了。

  苏琳:我看你还是别写你那些稀奇古怪的小说吧,早晚自己被自己吓死。

  鹿婕:奇怪了,最近,我老做这个梦?

  苏琳:什么梦?

  鹿婕:说了你也不懂。我的大小姐,这次在外面玩得高兴吗?

  苏琳:(打开了一个包,包里很多东西)看,我带了很多东西回来,你想要什么随便挑。

  鹿婕:你真能买,那边怎么样?

  苏琳:倒适合你去,到处都有说不出的古怪,阴气很重,晚上有恶鬼出现。

  鹿婕:真的?

  苏琳:假的,不过,我们倒遇到了白天都开着门的客栈,没有一个人影?

  鹿婕:你是说僵尸客栈,你真见到了?

  苏琳:真的,僵尸难道不是传说,真有?

  鹿婕:(点了点头)当然了。

  苏琳:(从包里拿出了一把精美的梳子)给你看件宝贝,你看漂亮吗?

  鹿婕:真漂亮?这是古代公主用过的吧?你哪里弄来的?

  苏琳:我运气好,捡的。(苏琳用梳子梳着头发)你看,我像不像格格?

  鹿婕:像,我们的苏大小姐,公主也没有你漂亮。

  苏琳:那是,不和你聊了,我约了人了。

  说着苏琳高兴地走出了宿舍。

  鹿婕盯着那个梳子,感觉很奇怪。

  3 夜内

  格格在灯光下,丫环正用那把梳子给格格梳头。

  丫环:格格,你真漂亮。

  格格:小惠,你也很漂亮,有没有心上人,到时候,我给你做主。

  丫环:谢谢,格格。格格你这梳子真好,梳起头发真顺手?

  格格:是将军送的。

  丫环:(这时,一惊把梳子掉落在了地上,慌忙捡起)奴才该死,奴才该死。

  格格:不就一个梳子吗?又没有摔坏。来,你坐下,我也给你梳梳头,这么多年,都是你给我梳,以后要是真见不到你了,我真的会想你的。

  丫环:(坐好,格格给她梳头)我也会想格格的,格格你真的决定了吗?那可是要冒很大危险的,万一……

  格格:为了他,我什么都敢做,哪怕去死。

  切换画面:老宅里,贴着符咒的缸在抖动着。

  4 夜内

  鹿婕脱去了外衣,把脖子上戴的护身符拿了下来放在了枕边,走进了浴室。

  鹿婕洗过澡,坐在了桌边,打开了电脑。

  苏琳低着头一言不发走进了宿舍。

  鹿婕:(边打着字边说)你不是约会去了吗,怎么又回来了。

  苏琳没有回答,看见灯光,用手遮了一下,迅速跑到了床上,把自己盖在被子里。

  鹿婕:你怎么了,着了魔了吧。

  苏琳依旧没有回答,躲在被子里发抖。

  鹿婕看了她一眼,继续打着字。

  5夜内

  钱光:你说苏琳怎么了,见到我一开始挺高兴的,突然间就像变了一个人,就跑了。

  画面:苏琳笑着和钱光拥抱在了一起,突然眼睛一亮,推开了钱光,自己跑开了,钱光愣在了那里。

  谭力:她去哪里玩了?

  钱光:好像是个古镇,听说是古时关押犯人地方?

  谭力:什么?她去了那里?

  钱光:怎么了,你也知道?

  谭力:但愿是我想多了。

  钱光玩起了电脑,上了灵异协会的群。

  钱光:我看看,鹿婕有没有写什么灵异的故事。

  6夜内

  鹿婕在写着小说,突然听到了歌声,她转过身,看见苏琳正用那把梳子梳着头唱着不知名的小调。

  鹿婕:(走了过去,摸了一下苏琳的头)苏琳,你没有事吧,半夜你唱什么歌啊。

  苏琳只是对鹿婕傻笑了一下。

  鹿婕:怎么回事,不会中什么邪了吧。

  鹿婕用手机拍下了苏琳的照片。

  鹿婕又坐到了电脑前,打起了字。

  7夜内

  钱光:(突然大喊)谭力,你快来,你快来看。

  谭力:(走了过来)怎么了?

  钱光:你看,这不是苏琳吗?她怎么成这样了。

  谭力:放大。

  钱光放大了照片。

  钱光:她这是怎么了?

  谭力:鹿婕和她一个宿舍是吧?

  钱光:是啊?

  谭力:鹿婕她有危险。

  钱光:那苏琳呢?

  谭力:她更危险,拿上我的法器,符咒,我们赶快过去。

  他们拿着东西,冲出了房间。

  8夜内

  鹿婕正打着字,突然苏琳不再唱歌了。苏琳悄悄走下了床,向鹿婕走了过来。

  鹿婕:怎么不唱了,唱累了吧。

  鹿婕一转身,苏琳正龇牙咧嘴张开双手狠狠地掐向了鹿婕。

  鹿婕挣扎着说不出话来。

  这时,谭力和钱光冲了进来,钱光吓得大叫。

  谭力:野鬼,快快放手,否则我让你魂飞魄散。

  钱光:苏琳是鬼上身了?

  谭力:废话,这还用说,赶快拿出符咒。

  钱光双手握着符咒,谭力拿着法器冲了过去。

  苏琳松开了鹿婕,向谭力扑来,谭力和她打斗着。

  钱光把符咒贴在了苏琳身上,一股烟气逃出了窗外。

  苏琳昏迷在地上。

  鹿婕也在一旁发着呆。

  钱光:(扶起苏琳)苏琳,你醒醒,醒醒。

  鹿婕:(站了起来走了过来)她没有事吧?

  谭力:你没有事吧?

  鹿婕:(突然振作了精神)我能有什么事,你别忘了我是写灵异小说的,我能怕,我什么没见过。

  谭力:你行。有碗吗?我化一道符让苏琳喝下就没有事了。

  鹿婕:(拿过了一个碗)哦,有。

  谭力做法把符点燃,放在了有水的碗里。

  谭力:(把碗递给了钱光)给她喝下去。

  钱光给苏琳喂水,苏琳慢慢苏醒。

  鹿婕:你还真有两下子。

  谭力笑了笑。

  钱光:我们的谭大少,祖上可是湘西赫赫有名的谭氏赶尸人啊,什么赶尸,什么茅山术都无不精通,别说这个野鬼了,就是再大的妖孽遇到我们谭大少,也要绕着走。

  谭力:你不说能死啊。

  苏琳:我这是怎么了。

  钱光:你是恶鬼……

  谭力:(踹了他一脚)你是做恶梦从床上掉下来了。

  钱光:对,做恶梦了。

  苏琳:那你们怎么在?

  鹿婕:你们还不走,打算留宿啊?

  钱光:我没有问题?这万一……

  鹿婕:把你们的神符给我几张不就行了。

  钱光把符咒放在了桌子上。

  谭力:(拉了一下钱光)走了。

  这时,谭力突然间注意到鹿婕枕头边的那个圆形的护身符,谭力伸手去拿,鹿婕看到一把抢了过去。

  鹿婕:私人物品,不宜观看。

  谭力:(笑了笑)护身符,你最好随身带着。

  钱光:(走了过来)什么宝贝?

  鹿婕已经将护身符戴在了脖子上放在衣服里面。

  谭力:(拍了钱光一下)走了。

  9夜内

  钱光:今晚多亏有你,要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,还真有鬼啊。

  谭力:大多时候,人比鬼更可怕。鬼,你不招惹,他不会无缘无故找你的。

  钱光:又在研究你那奇书啊,给我看一眼?

  谭力:(按住了那本《谭宗茅术》)不行,学这会有危险的。

  钱光乖乖走开了。

  谭力:(抚摸着书)我违背了爷爷的遗言。

  切画面:爷爷谭九天躺在床上,奄奄一息,家人都围站在一旁。

  谭九天:我这一生除鬼降魔的,救了无数的人,却让你们一大家子人更着我担惊受怕的。我今天就立个誓,为了让我们谭家后人世代安宁,你们任何人都不准再踏入我这一行,谁也不许修炼《谭宗茅术》。

  大家:(哭着)知道了。

  谭九天:阿力,你过来。

  小谭力:爷爷。

  谭九天:爷爷最疼你了,也最相信你。(把《谭宗茅术》递给了谭力)你拿着它,到祠堂,在祖宗面前,把它烧了。现在就去。

  小谭力飞跑到了祠堂,给祖宗磕了头。

  小谭力抚摸着《谭宗茅术》,然后从腰里拿出了另一本书点燃了。

  小谭力跑到了爷爷身边,爷爷已经死去。

  切回画面:夜 宿舍

  谭力:爷爷 对不起。

  钱光:爷爷知道你在用他的法术帮助别人,他也会高兴的,别想太多了。

  谭力:爷爷说过,这是个危险之旅,一旦我们踏上了就没有回头路了,危险才刚刚开始。

  钱光:有我呢。

  谭力笑了笑。

  10夜 外 古镇古宅

  古宅大门紧紧闭着,丫环鬼魂在上空盘旋着,屋里缸下的恶鬼在嚎叫着。

  老人听到声音冲到院里。

  老人:(看到夜空盘旋的女鬼)你赶快离开这里,念在你一片痴情的份上,我就绕了你,快滚,你们此生来世都无缘,别做单相思的鬼了,快快投胎去吧。

  女鬼向老人冲来,被老人一掌打退。

  老人看着夜空长叹一口气。

  老人:离日子越来越近了,这老宅的阴气也在加强着,我真怕,怕我坚持不住了。师兄,我等的人怎么还没有出现呢?

  院子里传来一阵阴兵大笑着。

  11 梦境

  谭力看见了爷爷,向爷爷走进。

  谭力:爷爷,爷爷?我……

  爷爷:我都知道了,孩子,去吧,按你的想法去做吧?

  谭力:爷爷,去哪?

  爷爷:去找到他,把恩怨化解掉,去吧,去吧。

  爷爷身影消失,谭力惊醒坐在床上。

  身边的手机响起。

  谭力:又怎么了?

  钱光:快下楼,带你去一个地方。

  12日 内

  鹿婕和苏琳在宿舍收拾东西。

  鹿婕:你这次还要去那古镇,上次你……

  苏琳:上次怎么了,我还没用玩够呢,这次我陪你去多玩几天。

  苏琳说着把上次的那个梳子放在了包里。

  苏琳:走了,我约了钱光他们。

  鹿婕:他们?

  苏琳:还有谭力,有了他们,我们还怕什么?

  鹿婕:但愿这次之行可以丰富我的小说情节,你不知道这几天,我想得脑袋都大了。

  苏琳:绝对会给你惊喜的。

  她们走出了房间。

  13日 外

  苏琳开着新车带着鹿婕,来到了钱光和谭力面前。

  苏琳:上车。

  谭力:你们去哪?

  苏琳:上车再说。

  钱光:(推着谭力上了车)先上车。

  鹿婕:有你谭大少,妖魔鬼怪都得绕着我们走了。

  谭力:你们到底要去哪?

  苏琳:湘西古镇。

  车子在道路上飞驰着。

  14日 外

  车行驶在路上。天上黑云滚滚。

  苏琳:怎么回事,这天刚才还是亮的,现在怎么突然间黑了。

  车子从一家敞开门的客栈门前经过。

  鹿婕:莫非这是就是传说中的……

  钱光:僵尸客栈?不会真有僵尸吧?

  谭力:别多事,赶快离开。

  正当他们走到一个拐角处,前方出现了一群僵尸。

  谭力:别开灯,别按喇叭。

  谭力话未说完,苏琳开了灯,使劲的按着喇叭。

  僵尸向他们这边蹦了过来。

  鹿婕:遭了,他们来了,来了。

  苏琳:怎么办?

  谭力:(打开了车门)你们锁好车门,千万别下车。我去把他们引开。

  谭力下了车,施法,僵尸向谭力冲去。

  谭力和他们打斗。正在此时,一个赶尸人飞快跑了过来,在每个僵尸头上都贴了符。

  赶尸人:这可不能打,打坏了,我怎么交差呢。年轻人有两下次。

  谭力:(上前行礼)请问?

  赶尸人:你最好什么也不要问,赶快赶你的路。我这撒泡尿的功夫,你们差点给我搞出尸变,赶快离开。

  谭力看着赶尸人赶着尸离开。

  15 夜 外

  谭力开着车。

  苏琳:(惊慌地看着车窗外)我们还是回去吧?我感觉这里太怪了。

  谭力:你们就不应该来这里。

  鹿婕:我们谁也不能退缩,这精彩才刚刚开始呢?

  外面声音:你们谁也回不去了,呵呵。

  鹿婕:你们听到什么声音了没有?

  苏琳:没有。

  钱光在一边睡着了。

  16夜 外

  他们把车停下来。

  谭力:(提醒大家)这里阴气太重,你看这镇子四周都被阴气所笼罩,大家什么东西都不要碰,千万小心。

  苏琳拉着钱光,两人战战兢兢。

  鹿婕却跑在了前面,谭力和他们赶紧跟了上去。

  苏琳:还好还有几家亮着灯,我们赶快找个地住下吧。

  钱光:就是,就是。

  谭力:先住下再说。

  鹿婕兴奋东张西望。

  他们刚向那几户有光的院子走去,那边的灯光突然熄灭了。

  他们只好又向别处走去,他们看见了一户开着的大门,他们刚跑过去,大门就紧紧关上了。

  他们使劲地敲,就是没有人应答。

  鹿婕:这是怎么回事?

  谭力:(掐指一算)不好。

  苏琳:怎么了?

  钱光:你可别吓我们啊。

  谭力:今天正是七月十号,这几日正是人间阴气最重的时候,一些冤死的孤魂野鬼的怨气会在今晚聚集。

  鹿婕:会不会有鬼魂出没。

  鹿婕话音未落,夜空中传来,一阵女鬼大笑。

  17夜外

  谭力和他们在长长的道路上慌张的奔跑着。

  夜空中不时传来女鬼的大笑声。

  他们跑到了一家大院门口,发现里面有灯光。

  苏琳:(惊喜)这户有人。

  钱光和苏琳拼命地敲着门,大喊着。

  鹿婕:但愿这院里的灯不会灭。

  谭力包里的东西在使劲抖动发出声响。

  谭力把东西拿在了手里。

  鹿婕:怎么了?

  谭力:你看,这院里的阴气最重。

  这时,大门突然开了,开门的是白发老人。

  他们见有人开门大喜。

  老人:你们这是?

  谭力:老人家,我们想借宿一宿。

  苏琳:对,借宿一宿。

  老人:(看了一眼他们)你们还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。

  鹿婕:老人家,都这么晚了,再说这山里,我们怎么走得出去。

  谭力:老人家,你就行行好吧。

  这时,老人突然退了回去,紧紧关上了大门。

  钱光:(坐在了地上)这下完了,这下完了。

  空中女鬼声音越来越近。

  他们四人紧缩在门边。

  鹿婕:谭大少,现在是你出手的时候了。

  钱光:对了大少,你那些法器呢。

  苏琳也看着谭力。

  谭力向前走了几步,拿出法器并念叨着咒语。

  女鬼从空中向他扑了过来,谭力举起法器逼着眼大喊一声,迎战。

  他们都转过身不敢看。

  只听女鬼惨叫一声,被打推很远。

  钱光:(大喜)大少,真有你的。

  谭力:(面向大家,笑了笑)小意思。

  钱光的目光盯着谭力身后,惊恐。

  谭力一转身,发现女鬼正在自己身后准备再次袭击他。

  谭力撒腿就向大门跑去,这时大门突然打开。

  他们四人跑进了院子,这时外面的女鬼声音消失了。

  18 夜内 院内

  老人挑着灯为他们四人引路。

  他们四人看着这个大院,紧跟着老人。

  一阵风吹过,地上的落叶被吹起,一块石碑上显出“尸犯学院”四个字。

  苏琳:这院子好大啊。

  谭力:(跟在鹿婕身边,小声说)我感觉这个老人有问题。

  谭力把手伸进包中,那着法器给鹿婕看,法器抖动得十分厉害。

  钱光:老人家,这院里不是有灯吗?你怎么还挑着灯。

  老人:(笑了笑)这是驱魂灯,驱鬼魂的。

  鹿婕:老人家,打扰你们了,实在不好意思。

  老人:现在的年轻人啊,(老人叹了口气)打扰我没有,关系,打扰到他们就不好了。

  苏琳:他们?

  他们向院里四下望去,阴森一片,这时又传来了女鬼声音。

  钱光有些颤抖。

  老人:别怕,进不来的。

  19 夜内 房间

  老人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大厅里,左右各有一间房。

  老人:这里有两间房,你们早点休息吧,晚上千万不要出门,明天一早赶快离开这里。

  谭力:谢谢你,老人家。

  钱光和苏琳二人已经走进了里面的房间。

  老人:(刚要走出门,又对谭力和鹿婕说)记住了千万不要出门,尤其是那个西厢房,绝对不能靠近。知道了吗。

  谭力看向闪着光的西厢房。

  鹿婕:知道了,我们绝不乱走。

  老人走出了房间,把那盏驱魂灯挂在了门头上。

  20夜内

  苏琳和钱光在里屋传来了吵闹声。

  鹿婕:他们在一起就掐,我过去看看。

  说完,鹿婕向房间走去。

  谭力看了一眼院子,走了出去。

  苏琳:这床怎么睡啊?

  鹿婕:怎么了,我的大小姐。

  苏琳:(拍着床)你看,这多硬了,怎么睡。

  钱光:我肉多,吃亏点给你做肉垫子怎么样?

  苏琳:滚开,想得美,你到那屋去。

  鹿婕:我陪苏琳,快走了,死胖子。

  鹿婕把钱光推出了房间。

  鹿婕:(边收拾着床铺边说)反正明天天一亮,我们就离开这里了,你就将就一夜吧。

  苏琳:这是什么鬼地方。

  钱光走到了房间,喊着谭力,不见谭力的人。

  一个人在房间里呆坐着有些害怕。

  苏琳坐在床边玩着手机。

  苏琳:哎,手机怎么突然没有信号了。你的有吗?

  鹿婕:好像也没有了。

  苏琳:这什么时候才能天亮啊?无聊死了,要不,我们去找谭力他们?

  苏琳:(拉着鹿婕)走了。

  钱光也坐立不住,往大厅走。

  他们三人在大厅里相遇了。

  钱光:你们也睡不着?

  鹿婕:谭力呢?

  钱光:不知道,他一直没有在阿。

  苏琳:啊?他不会丢下我们了吧。

  鹿婕:不会的。

  钱光:那说不准,说不准他看到有危险自己先跑了呢?

  苏琳:那个人说的是你吧。

  鹿婕:(自言自语)他不会一个人去了吧?

  苏琳:去了哪?

  鹿婕:反正呆着也睡不着,不如我们到院子里走走。

  钱光:你不怕。

  鹿婕:有什么好怕的,你怕了?

  钱光:你们都不怕,我也不怕。

  苏琳:真要去?

  鹿婕说着推开了大厅的门,看了一眼门头上的灯。

  钱光把灯拿了下来,挑着灯,走在了院子里。

  21 夜外

  谭力一路找寻着老人的足迹,看见老人进了一间房里。

  谭力在窗外盯着窗内。

  老人在给一个牌位前上香烧纸。

  老人:(自言自语)师兄保佑,但愿我们度过这几个夜晚,一切平安无事,平安无事。

  22夜外

  钱光打着灯从一间间房前经过。

  钱光:(打着灯照着门牌)你们看,看着门牌。

  苏琳:(仔细看了一眼)12号,这怎么了。

  钱光:刚才走过的是13号。

  鹿婕:这里不像是一般的大户人家,倒像是……

  苏琳:是什么?

  钱光:一般的人家,每个房间怎么会编上号?

  苏琳:难道这里是学校,是以前的学堂?

  他们又向前走,果然看到了11号门牌。

  鹿婕回头看了一眼整齐排列的房间。

  鹿婕:你们看。

  苏琳钱光都往回望去。

  鹿婕:这里像不像一座监狱?

  钱光:你这么一说,真的像。

  正在这时,空中传出了大笑声。

  苏琳:怪可怕的,还是回去吧,明天,白天我们再看吧。

  钱光:有我呢,别怕。

  苏琳:你尽充胖子。

  鹿婕:他本来就是个胖子。知道吗?恶鬼就喜欢咬肉多的。

  他们依旧向前走,鹿婕走到了老人所说的那个西厢房。

  里面好像有光亮。

  钱光挑起灯,却没有发现门牌号。

  23夜外

  老人突然听见外面有动静,向门外走了过来,打开了门四下看了一眼。

  躲在一边的谭力早起悄悄溜了回来。

  谭力回到房间,却发现他们人都不在。

  谭力:(自言自语)他们不会出事了吧。

  谭力走出了房间。

  24内

  钱光:真要进去?

  鹿婕:进去看看到底有什么?刚才,那老人还专门叮嘱我们不要到这里来,说什么禁地。

  苏琳:还是不要进去了吧?

  鹿婕:他越是这样说,我越是要探个明白。

  钱光:(拿起了门上的锁)这门,锁了,怎么进去。

  鹿婕:你该露一手了,你在我面前还装呢?

  钱光:我?没有工具,再是高手也不能徒手打开锁吧?

  鹿婕:(笑了笑,从头上摸出了一个发卡)给你。

  钱光:我靠,你这是早有准备啊。

  鹿婕:少废话,快点。

  钱光一会的功夫就打开了锁。

  苏琳:胖子还有这功能啊?

  钱光得意笑了笑。

  钱光:真要进去。

  话音未落,鹿婕已经推开门,把脚迈了进去,他们只好跟了进来。

  他们看着这个房间,房间的四角点着四支灯,墙上挂着铁链刑具之类的东西。

  苏琳:这里还真是牢房啊,那墙上的不都是刑具吗?

  钱光:(走上去去摸刑具)这是真的。

  鹿婕:什么也别碰,小心。

  钱光还是碰到了刑具,传出了一阵响声。

  钱光脚底被东西绊倒差点摔倒,是铁链。

  钱光顺着铁链摸索,在铁链的那头栓着一口大缸。

  他们三人看着栓满铁链的大缸。

  苏琳:这缸里装的是什么?不会是人彘吧?

  鹿婕:你真会想象,那种手段只有吕后用过。

  苏琳:那会是什么?

  鹿婕:你看着上面的尘土,不知道多少年了,不管是什么都应该没有了。

  钱光:就是不应该有活的东西。

  这时缸盖动了一下,苏琳看到了,惊叫了一声。

  鹿婕:怎么了?

  苏琳:(指着缸)刚才动了一下,真的动了。

  钱光:(拍打着缸)姐姐,你不要大惊小怪的,这样会吓死人的。(说着,还坐到了大缸上)

  苏琳:(仔细围着缸看,突然发现了两条道符,随手扯了下来)你们看这是什么,这好像有字。

  钱光:(从缸上跳了下来,接过符咒)这我见过,谭大少经常会画这些。

  鹿婕:这是符咒,是封存鬼怪的符咒。

  苏琳:(这时又在缸上扯了两条下来)这还有呢?

  鹿婕和钱光同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。

  苏琳:你们怎么了?

  这时,缸的盖子慢慢动了起来,铁链也动了起来。

  鹿婕:快离开这里。

  房间的灯全部熄灭了,他们跑出了屋子。

  25 夜外

  院子的夜空布满了滚滚阴云,闪起了一道道光,不时有吼叫声。

  老人:(推开了门,看着夜空)不好,遭了。

  老人快步向西厢房赶去。

  屋里的缸体还在震动着,铁链一根根断裂,缸体破碎,大将从缸中飞了出来,披头散发大吼着。

  鹿婕他们在外面正好撞上了前来的谭力。

  钱光:我的谭大少,你跑哪去了,快快用你大法术。

  谭力:你们闯大祸了,这可是大boss啊。

  他们一起盯着夜空中的恶鬼大将,惊恐万分。

  恶鬼大吼着向他们扑来,谭力取出法器迎战,扑来的恶鬼被打散。

  谭力正高兴得要大笑,看见身边站着那个老人,是老人出掌打跑了恶鬼。

  鹿婕:对不起,都怪我不好,是我非要去看看的。

  苏琳:怪我,怪我不小心揭了封印。

  老人:(叹息道)不怪你们,这都是定数,都是冥冥之中的定数,这一天早晚会到来了。

  恶鬼在天空中大笑着,离去。

  老人:不知道,又要多少人要受害了。

  他们几个人望向夜空。

  26 夜内

  老人把他们带到房间,给他们讲述这恶鬼的故事。

  老人:关于这恶鬼的故事,那要从五十年前的一天说起。

  27 日外五十年前

  画外音:那天,突然来了一个人,要我们帮他赶一具老尸,当然干我们这行的,这个当然不在话下。师兄当时二话没问就答应了下来。

  画面:

  神秘人:这是费用,一个星期之后,我要看到那具尸体。

  师兄:好,没有问题,不过,我还是要先问清这人是怎么死的?

  神秘人:这无可奉告。

  师兄:(看着那个人所给的费用)好,就是十八层地狱,我也要走一趟。

  师兄大笑,神秘人离开了。

  28 夜内

  鹿婕:那后来呢?

  老人:后来,师兄接了这单生意,可是我们犯了赶尸的大忌。

  谭力:三赶三不赶?

  老人:(点点头)对,当时,师兄如日中天,谁劝也没有用。

  苏琳:什么是三赶,三不赶?

  老人:这三不赶是,不明病死的不能赶,,投河、吊颈等自杀而亡的不能赶,雷打火烧、肢体不全的不能赶。

  谭力:那这具尸体是怎么死的?

  老人:当时,委托人并没有说,我和师兄都不知道,赶这个尸完全是因为?

  钱光:因为什么?

  鹿婕:不会因为钱吧?

  老人:对,就是那高额的费用。

  钱光:那人到底付了你们多少钱?

  老人:后来没有付一分钱。

  钱光:白干啊,遇到骗子了?

  老人:那个委托人最后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  谭力:他们的赶尸费用是一栋老宅?

  老人:对,就是一栋老宅。

  大家都看向谭力,谭力笑了笑。

  谭力:我只是瞎猜的。

  29夜外

  师兄和老人赶着尸体,走在山间。

  老人:师兄,这人都死了一百多年了吧?

  师兄:从身上的官服推算应该有一百一十年了。

  老人:那他这百年尸身,竟然一点没有腐的迹象。

  师兄:这有两个原因,一个是自然原因,比如所在之地为风水宝地,汲取天地之灵气。另一种就是相对神话一点的说法,就是这个尸身的魂还在,强大的怨气会收住尸身不腐。

  老人:这尸体所处之地也不像是风水宝地,要不然,那个人为什么要我们把尸体赶回去呢,你说会不会是?

  师兄:赶路要紧,明天准时交货。

  老人看向尸体的脖颈上,发现了一道刀痕。

  老人:师兄你看。

  师兄:(用符咒一下盖住了刀痕)看什么看,不要多生事端,赶路。

  这时,夜空阴云大气,风起云涌。

  30场 夜内

  老人:后来,我们才知道这个人是自杀而死,我们犯了禁忌。当然,这师兄是早就知道的。最后,还是出了意外。

  鹿婕:到底怎么了。

  大家都盯着老人。

  老人:后来,这个尸体发生了尸变,变成了烈鬼。跑了,伤人无数,最后还是被师兄抓了回来,关在了这西厢房中,用封印封住。师兄和恶鬼相斗,虽然抓了恶鬼,却元气大伤,从此便不再赶尸了。这恶鬼关在这里,由我看管着。

  老人:这恶鬼今天逃离了这里,多少无辜的人会受到伤害啊。

  谭力:这都是因我们而起,我们会负责的。

  老人:你们?明天一早,你们赶快离开这里吧,我自由办法对付他。

上一个:

下一个: 没有了

分享到:

版权所有:中小学教育资源© 信产部湘ICP备09008668号-4

Copyright 2016-2025 www.jiaokedu.com

本站所有资源来源网络及网友上传,仅供交流研究之用,如侵犯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