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教客网 >> 作文 >> 作文大全 >> 诗歌散文 >> 正文

诗意栖居与城市记忆

时间: 2008-10-25 02:35:40 作者: 佚名 点击:
    1

    在卡尔维诺的小说《看不见的城市》中,马可波罗津津有味地向可汗忽必烈讲述城市的故事。他提到一座叫塔玛拉的城市:“你浏览街道,它们仿佛是写满字的纸张:这座城市说出你必须深思的每一件事,叫你复述它讲过的话,而在你自以为游览塔玛拉的时候,其实不过在记录它用来剖析自己各个部分的名词。无论城的真正面貌如何,无论厚厚的招牌下面包藏着或者隐藏着什么东西,你离开塔玛拉的时候其实还不曾发现它。城外,土地空虚地伸向地平线;天空张开,云团迅速飞过。机缘与风决定了云的形状,此刻你开始着意揣摩一些轮廓:一艘开航的船、一只手、一头象……”

    读到这里的时候,我想起了东莞。我相信每一座城市都有它的气质和脾性。来莞已经近一年了,每次坐着公车穿越这座城市,看着车窗之外或雨或晴,或阳光灿烂,或街灯寂寞,我想,东莞因为莞草而得名,在遥远的时光里面,它是否曾经荒草萋萋,鹅卵石铺满了河滩,白色和黑色的鸟在空中飞来飞去——这座城市曾经是一本大书,它供给许多人阅读,但没有人能够真正记住它,就如没有人能记住塔玛拉一样。

    2

    2006年秋天,我去了虎门的博物馆,去看望我们的祖先——躺在床上抽大烟的以及举着大刀对着侵略者枪炮的——我在阅读一座城市的隐痛与辉煌。我仿佛看到了炮火纷飞的年代,怀抱着瓷器的妇女的悲欢离合,眯眼抽大烟的大少爷们盘算着下一季的地租,勇士们放下锄头提着长枪出了门,饱读诗书的年轻将领洒血城楼,无所畏惧的老人们围坐在村口的榕树下,身着长袍的书生在酒楼里义愤填膺……无须别人的想象,他们在过着一种带着硝烟气味的生活,岁月流走,他们慢慢地变成了城市这本大书的一页。我们阅读着它,但无论多么敏锐的触觉,都只能触摸到历史的衣角,大多数平凡的人们已经消失在空气里,只能被那些穿黄衣马褂的人们呼吸着,吞吐着。他们是注定被遗忘的大多数,时光之河流走了他们的音容和质感。

    历史太丰富了,需要记住的东西太多了,只有上帝才能记住每一粒泥沙的变迁。于是,博物馆只能以他可怜兮兮的手指,留着所剩无几的时光碎片;像个一直活着的老人,博物馆安坐在虎门的海风中,无比安静地呼吸着,他向这座城市的人们提供他所有的记忆,显得有点不好意思。他完全不知道每一个走进他的人们都发出一声惊叹,每一个阅读到这座城市记忆的人们,都用一种仰视来表达对这位秃顶老人的敬意。

    3

    我曾经想,如果坐在时光的坐标上,向前看是光灿灿的未来,向后望是恢弘起伏的过去,我们就应该感激时代对我们的恩赐。

    “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”,这应该是任何一座城市发自内心深处最善良的愿望。当东莞这座年轻的城市以他活泼的气质表达这一愿景时,每个东莞人都眼望苍穹,因为大家都知道,只有文化铺成的温床,才有可能“诗意地栖居”。一座城市的文化不是造出来的,而是由内而外自发形成的。人们提起巴黎会想起浪漫和艺术,提起北京会想到历史与威严,那么,我们希望人们提起东莞,会想到什么呢?我们想要一座什么样的东莞?

    一座没有记忆的城市就如一个失忆的老人一样可怕,历史和记忆可以是压得人走不动的包袱,也可以是一座城市性格形成的资本。惟有打通新莞人与祖宗的血脉,相博相生,气息共鸣,才能将一座城市的气质发挥到极致。

    4

    在小说《看不见的城市》中,忽必烈对马可波罗说:“从今往后,由我来描绘城市,而你则在你的旅行中验证它们是否存在。”忽必烈说他想在他的头脑里建造一座样板城市,可以按照她来演变出任何可能的城市。但最终,他们发现这无法实现。

    “传说中的城市很大部分是他实际存在需要的,而实际存在的城市却比传说的实际要少。”无论是传说中的还是实际存在的城市,无论是东莞还是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,我们都希望城市本身就是一首诗,我们的人生是一首诗,我们的每一个微笑,每一声问候都是一首诗。

    一座向诗意靠近的城市,一座有文化点染的城市,一座有着沉甸甸历史资本的城市,他不但有战火与反抗,还应该有温和的生活品质,安静得掐得出水,晶莹得可以望得见童年——这样的城市是可以寄托梦想的。

  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分享到:

版权所有:中小学教育资源© 信产部湘ICP备09008668号-4

Copyright 2016-2025 www.jiaokedu.com

本站所有资源来源网络及网友上传,仅供交流研究之用,如侵犯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。